穿越第二十七天。

上午,阳光明媚。

赵淮中回到秦国的第五天。

他和前身的父母,也就是秦朝国君以及王后已经见过面。

连日来赵淮中的心里不免忐忑,返回秦国这一路,让他对这个世界多了不少了解。

穿越之初,他一度以为这是华夏古代,后来见到超越科学层面的力量出现,才否决了之前的判断。

然而随着这几天获知的消息,他现在已经有些迷了。

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华夏的古代。

这个世界和他的固有认知有很大不同,但另外一些东西却又真实存在。

比如说他此时所在的咸阳城,咸阳宫,都是华夏曾经的城市和建筑,但其磅礴宏伟,殿宇连绵,却像是神话中的宫阙。

这莫不是个仙侠版的战国?

到底是哪出了岔子?

赵淮中念头飞驰,脸上倒是平静不波。

他正坐在咸阳宫的一处大殿里,身畔就是他的便宜老妈,华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女人,秦庄襄王的王后,赵姬。

在赵淮中知道的历史中,赵姬显然是个不正经的女人。

但至少在此刻,她对赵淮中的母子之情却不是假的。

每当询问到赵淮中几年来身为质子的经历,她都会嘤嘤嘤一番。

这时候的赵姬便脸带泪痕,哭得甚为伤怀。

赵淮中默然打量,赵姬生的确是貌美如画,杏眼桃腮,眉目顾盼间,妩媚多姿。

她的五官精致,唯有嘴唇稍显略厚了些,却是平添风韵,丝毫不减其丽色,怪不得能把庄襄王迷得神魂颠倒。

这个世界有大秦,有庄襄王,有赵姬,那我穿越的前身是谁?

秦始皇嬴政?

但名字,年龄和历史事件明显都对不上。

华夏的秦始皇十五岁时,庄襄王早不在了。

自从赵淮中回秦,娘俩几天来时常小聚,关系已然颇为亲近。

赵姬一边说话一边紧紧的攥着赵淮中的手,面上泪痕未干,一双会说话的眸子满是疼爱之色的注视着眼前的假儿子。

娘俩说话之际,有内侍自外边进来道:“大王处理过政务,正在赶来。”

不久之后,大秦的一国之君,身着黑袍的庄襄王步履沉稳的走入殿内。

按照华夏历史,庄襄王本来是秦始皇的老子。

但在这个世界具体是个什么情况,赵淮中已经有些不敢确定了。

这位秦朝国君比常人略高,面容清隽,颇有几分文质彬彬的气质,作为一国之主,他少了些霸气威严,却让人乐于亲近。

赵姬看见庄襄王,脸上浮现喜色,起身迎上去,亲昵的挽着庄襄王的胳膊,显然两人感情极好。

一家三口碰面,亲切的交谈起来。

庄襄王没什么一国之主的架子,交谈时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,谈到赵淮中几年来在赵国为质的经历,面上忍不住露出悲戚愧疚之色:

“淮儿你被质押在赵多年,他们必是对你有所迫害,你可觉得哪里不适?”

赵淮中心忖:刚穿过来的时候,这具身体确实很糟糕,像个命不久矣的绝症病人,要不然前身也不会死了。但是我接班以后,却能清晰的感觉到,这具身体,每天都在往好的方向转变,像是得到了某种力量的洗礼……嗯,也有可能是因为‘它’的存在。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