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时的建筑,大多具有宽阔,宏大的规模。

而夜御府是官家重地,面积尤为惊人。

其正门外,放着两只丈许高的石兽獬豸。

从外边看,院落内殿宇林立,警戒森严。

沿正门进入府内,是超过四十米见方的前庭广场,然后是作为中廊的内墙,两侧建筑依次排列,再往前才是以木质廊柱做支撑,青砖为主体,褐色为顶的宫殿,恢弘中正。

主殿旁有两座附殿,拱卫簇拥。

此时中间的三层主楼顶层,原木铺设的房间内,赵淮中坐在首位,身后站着姜泗和乌甲。

他左前方的矮席上坐的是范青舟。

室内很安静,赵淮中在低头查看桌上的竹简,上边记录着夜御府内部的职权分级。

他想尽快了解夜御府,这些卷宗是最好的途径。

范青舟在一旁负责解释竹简上的内容。

“我夜御府以夜御史为首,下设两位副史,属下为其中之一,执掌府内一应杂事。另一位副史白药昨日外出,带队去追捕袭击储君的阴女教人等,和夜御史大人一样,目前不在府内。”

“追踪阴女教的人?”赵淮中道。

“是,阴女教的人敢闯入咸阳袭击储君,等同与我大秦宣战,白药会率人一路追击,若没抓到凶徒,将直接杀入魏国境内的阴女教山门,必要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。”

范轻舟说话时,胖脸上皮肉轻颤,略显滑稽,声音却是阴寒彻骨。

又道:“白药传回来的最新消息上说,袭击储君时,被丞相和王翦将军所伤的另一人,是鬼地散修山魁,他的尸体已在城外百里被我们找到,看伤势,似是被阴女教的人带走后所杀。”

赵淮中:“你接着说夜御府的内部职权分布。”

“诺!”

范青舟:“我和白药之下各自再设副史两人,外界称为夜御四吏,再下还有中郎八将,以及十二位夜御侍者,这些人在我夜御府分管不同事务,皆有独当一面之能。

然后即是各地的主事者,分散在天下各州府之地,统领各部人员。”

范青舟神色间带着几分自负:

“当今天下,强则莫如我大秦,六国虽也有与我夜御府相类的职能部门,但唯有齐国稷下学宫,楚国墨府,可勉强与我夜御府相较,其余势力无一能和我们比肩。”

“这竹简上有内部人员的身份介绍,上边说,范青舟你祖上是范雎,范公?”

范雎之名,所知者颇多。

为秦昭襄王提出“远交近攻”战略,使天下皆畏秦的就是这位大佬。

其人恩怨分明,是大秦的一代贤相,也是纵横术大家。

当然,这些讯息都是赵淮中穿越前所知的华夏历史中的范雎,在这个世界未必准确。

范青舟点头,证实了祖上确是大名鼎鼎的范雎。

这时门外进来一应人员,在内官刘琦的带领下,人手一个托盘,将食物端了上来。

送上来的是新鲜肉食,准备以炭火烤食。

烤肉是最原始的一种吃食,上古部落时代就有,把肉用盐巴调味,放在火上灼烤,待油脂滴落,香味四溢,控制好火候,或焦或嫩,最后撒上一些天然作料提鲜,就能有穿越前七八分的味道。

刘琦还让人拿了个铜炉进来,其中放置木炭。

等东西摆好,他把肉食,蔬菜,放在炭炉上方的网格上,烤的滋滋作响。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